愛的化妝

電影愛情觀:《愛的化妝》화장 [Revivre (Hwajang)]- 人生下半場的出軌誘惑

電 影 愛 情 觀 :《 愛 的 化 妝 》화장 [ Revivre (Hwajang) ] – 人 生 下 半 場 的 出 軌 誘 惑

文 : 曹 祐 謙

韓文是拼音文字,所以這套電影如果直接用韓文音譯,可以解作「化妝」也可以解作「火葬」,但如果依照電影片頭而言,似乎「火葬」才是正解。第39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則選擇了《愛的化妝》作為片名。

愛的化妝

當愛變成負累

久病床前無孝子,但久病面前,可能連愛情的存在空間也逐漸消逝,尤其是老夫老妻,尤其妻子病了不只一次,那麼是純粹的喜新厭舊?還是真實的生活折磨到你想找其他人去追尋曾經快樂的時光?

電影中的男主人翁Oh Sang-moog是化妝公司的高層,給人的印象一直都是成熟穩重的上司,事業有成的前輩,所以當他對新來的女下屬Choo Eun-joo產生慾念時,第一個對這個念頭無法相信的便是他自己,但當一個人心裏面產生了抹不去的慾念,他便會自然而然的違反自己訂下的一切規條,於是在夜店喝慶功酒後明明已經離場回家,卻為了跟Eun-joo多點機會相處折返;參觀工廠時特別等Eun-joo開完會一起走;夜晚在妻子的病床邊卻做著與Eun-joo溫存的春夢,甚至在妻子的追悼式上他的眼神從未離開過Eun-joo,可是偏偏到了最後一步,Eun-joo上門來道別時,吳先生(Mr. Oh)卻選擇了逃避自己內心一直的渴求,那麼這種渴求的真正對象是性感的女下屬,還是只是把女下屬當成了逃避真實人生的幻覺載體?

愛的化妝

誘惑V.S.依存

吳先生(Mr. Oh)面對著許多這個年紀的男士都可能遇到的人生關卡,對自己的太太開始失去興趣,家庭的存在以道德跟責任為基礎將自己重重束縛,當他與太太之間的愛已經轉化成了親情,妻子腦癌復發,他依然努力的承擔起照料妻子的責任,這種感情對於吳先生是責任,卻更像是負擔。如果吳太太的腦癌從未復發,或者他便連精神都不會出軌,但是生活的壓力越大,他便越期望找到逃避的空間,於是當吳先生找到了情感上可以宣洩的缺口,他便開始一直幻想,然後在幻想中逐步讓自己跨越那條出軌的界線。

一對老夫老妻在面對即將失去彼此的時候,總會用盡自己的方式期望能夠擁有對方更久一點,所以妻子見到先生喝起了平時不曾喝過的紅酒(女下屬在慶功酒會上有意無意送的),她便選擇抱著病體也要吞下一杯,期望從那紅酒的味道中多分享一分丈夫的人生。而吳先生面對著妻子難得病況略為轉好回家時的求歡,那怕他對妻子已經沒有了慾望,只能依靠藥物的幫助,他也竭盡自己所能地給予妻子最後的滿足,因為雙方都知道這可能是彼此人生中最後一次的親密結合。這種存在於兩人之間的默契與無奈的悲哀,讓彼此的行為變成了提早的懷念。最令人難過的鏡頭是妻子病情轉好後沒多久,便急轉直下,在洗手間內失禁卻一直拒絕由丈夫幫她清洗,皆因沒有人願意變成愛侶的負累,也更不想留下那不堪的印象在愛侶的記憶裡。

愛的化妝

愛的最後回歸

直到妻子過世,吳先生當下那刻並不是傷感,而是如釋重負,那種負擔就如同要用導尿管排出前列腺發炎而積聚的尿意,那一刻不是痛苦,而是解脫。所以在妻子喪禮上,吳先生的雙眼中充滿了對Eun-joo的渴望,甚至他以為終於可以放下過去,在對得起太太的情感狀態下,向自己的慾望邁多一步。可是當他發現妻子要管家拋棄了一切自己存在的痕跡,卻訂了一箱他喝過的紅酒,他一邊燒去所有妻子存在的痕跡,在這刻卻重新燃起的跟妻子之間的感情,於是那出軌的一步,他便再也跨不出去了。

吳先生終究是孤獨的,妻子與女下屬兩者都對他的人生留下了深刻的痕跡,卻又都徹底地離開了他的人生。吳先生是不幸的,卻也是幸運的,他在責任跟慾望之間搖擺,最後當兩者皆淡去的時刻,他卻保留下來了那關於愛情最珍貴的回憶。

某天,當你的愛情變成必須肩負的責任時,你仍有拒絕誘惑的決心嗎?

圖片來源:第39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官網

更多關於「電影愛情觀」的相關更新,大家可以關注我們”月老紅線婚配”的專頁。隨時為您送上!

月老紅線香港婚姻配對服務 http://www.datingmatchinglove.com/one-to-one-matching